图片 4

注册球员两万人,中国足球即使请来瓜迪奥拉或者穆里尼奥

国足连续负于泰国队,乌兹别克斯坦队,让球迷非常不满。为何国足屡战屡败呢?注册球员少是其中重要原因。

图片 1中国足球后备身材太过匮乏

图片 2

新华社北京11月16日体育专电
题:摒除功利幽灵,激活中国足球的每一个细胞(上)

我们有多少注册球员呢?有说两万人的,有说一万人的,也有说五万人的。官网上的数字是,两万注册球员。但是,另外一个数字让人无语,被认定为足球特色小学的学校,有两万四千所。按照一所小学有三支校队,每支校队有10名球员计算,注册球员应该有72万人。肯定有人抬杠,为何小学有三支校队呢?这是因为,每个地市都有“市长杯”足球比赛,小学的六个年级自然要组织三支球队参加了。注册球员两万人,但是参加足球比赛的孩子有几十万,哪里出错了?

新华社记者马邦杰

图片 3

指望一名大牌教练化腐朽为神奇,在中国国足早被证明是个注定失败的思维。

那些参加足球比赛的孩子,为何不踢球了?这才是关键问题。是因为学习足球的费用高吗?恒大的张奥凯,山东鲁能的刘彬彬,都是来自贫困地区的孩子。是孩子不喜欢足球了,还是家长不同意,或者是其他原因,搞清楚这些问题,才能真正的把足球普及工作做好。

去年12月份,在武汉足协举办的一次教练培训活动中,大家谈到了聘请里皮执教中国队的可能性。当时应邀而来的著名足球专家张路说:“中国足球即使请来瓜迪奥拉或者穆里尼奥,也不可能妙手回春。”

图片 4

作为中国足球衰落的亲历和见证者,张路坚定地认为“功利思维”是罪魁祸首。里皮等名帅或许能给国足带来战术素养等足球理念方面的提升,但他整治不了根深蒂固的功利思想。

中国足球注册球员达到500万,怎么达到这个目标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。

张路说:“中国足球就毁在我们这茬人手里了。我们很努力,但在功利主义的引导下走错了道路,我们越努力,就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越远,积重难返。”

张路是那种真正关心中国足球命运、真正为其衰败而痛心疾首的人,为此他不断在实践调查以及研究。对于中国足球的问题,他洞若观火。

他说,中国足球衰败的种子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已种下。当时国内开始举办各种杯赛,原有体系被打破,功利思维侵入足球赛场,于是改年龄、贿赂裁判等各种魑魅魍魉大行其道。一茬茬孩子被毁掉了。

“当这些孩子成为职业球员时,打假球就会打得心安理得,坦然自若,因为他们从小就知道造假,他们认为体育只有弄虚作假才能成功。”张路说。

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的出台是中国足球吹响的拨乱反正的号角。张路认为,只有坚决摒除功利主义,才能保证改革的成功。否则,“肯定是新瓶装旧酒,肯定要回到老一套,肯定还是要完蛋!”他扔下这样一句狠话。

为此,对于中国足球改革的关键内容——校园足球,张路旗帜鲜明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:反对搞校际比赛,甚至反对搞校队。

张路的观点或许有些绝对,但他有自己的切身体会。他认为,只要有校队,就会有校际比赛,就会有锦标主义,功利主义就会阴魂不散。

不幸的是,现实好像被他言中了!

今年9月底,记者去武汉进行足球调研时,武汉四中的足球教练周永亮一定要找记者说说心里话。他从1981年开始到武汉四中当体育老师,教了三十多年的校园足球,有些事情他不吐不快。

他说:“足球是个成材率很低的运动,我们过去从小学就确定孩子将来踢球为业的做法,严重违背足球规律。我教球这么多年,亲眼看到无数悲剧。足球在校园里首先应该是育人工具。现在,我们虽然启动轰轰烈烈的校园足球运动,但我感觉有些地方思维没跟上啊。”

“感觉这是新瓶装旧酒啊!”他的说法和张路一样。

周永亮说,去年他带队去秦皇岛参加一次全国性的中学生足球比赛。在赛前的各队领队布置会上,他说他的学生都是带着学生证和身份证来参赛的,绝对没有造假,可以随时接受检查。当时在座的一些其他队的领队和教练面露恐慌之色。“我当时不得不补充说我没有要求查所有参赛队员的真实身份,省得大家尴尬紧张。”

和武汉四中同属武汉硚口区的新合村小学是所足球名校,从1966年起就开始推动校园足球运动,至今一共培养出36名国脚。培养精英球员,曾经是他们的目标和骄傲。但有件事深深刺痛了他们,促进他们的思路转变。

“我们以前有个学生小学毕业后进入体校,入选国少队,走专业道路,”新合村小学负责足球的汪建宏老师说,“这个学生后来没踢出来,进入社会,结婚生子,女儿也在我们学校上学。他坚决不让孩子踢球。他对我说:‘汪老师,从咱们小学毕业后,我一直在搞足球,结果什么像样的东西都没学到,脑子里装的还是您教我的那些东西。我绝不让孩子再走我的老路了。’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